当前位置: 主页 > 出境旅游 >

那些流年里珍藏的记忆

时间:2020-11-26

昨天见到了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,聊得很开心。

晚上心情大好,哼着流行的歌曲,带着一整天的好心情,进入了梦乡。

睡到半夜,竟然醒了,带着忧忧的思念,两行清泪,再也无法入睡。

梦中,你站在旅店的阳台上,我就站在楼下。望着你高大的身影,心里头激动,喜悦,又害怕。我知道,你在找我。而我就像个缩头的小乌龟,不敢见你。靠着墙角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心好痛,任由泪水浸湿衣襟。我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一个梦,却还是止不住泪水。听老人说过,梦中梦到了朋友,把枕头翻转,对方也同样会梦到自己。可是我连翻转枕头的勇气都没有。时隔多年,曾经伤害了你,怎么可以忍心再让你想起我们走过的那段日子,让你再次想起那些我给你的伤痛。

梦醒后,带着对你的愧疚,我的思绪回到了青涩的少女时代。

那时的我,刚刚毕业,想继续上学,家里却要给哥哥娶媳妇,说没钱,没能力再让我上了,说是上也上不成气候。我哭了,求着哥哥带我去学校报了名,却最终还是没能上成。爹妈对儿子和女儿态度的不公平,让我很难过,面对那样残酷的事实让我很难接受。

我带着对爹妈的失望与恨去了车间,那又脏又潮湿的车间,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。

好苦,好辛苦,那样的工作真的好辛苦,爹,妈,你们怎么舍得把我推进那样的地方,去为你们,为你们娶媳妇挣钱。车间百十号人,我是第一个被逼进来的。

一上午辛苦卖力的劳动,让小小的我疲惫不堪。中午回到家,爹妈问我怎么样,我又累又饿,心里难过的说不出话,哭的很伤心。那是我记忆里哭的最伤心的一次。爹妈见我哭成那样,心有点软,说了,要不,别去了。我擦干眼泪,站起来,倔强的说,不用了,去,我去,我不会给你们,给我自己丢脸的,我一定能坚持下去,尽管一天只有7块钱。做事有始有终一直是我的原则。

在车间里熟悉了几天,渐渐的习惯了那呛人的味道,还有习惯了大叔大婶和成年大男孩之间的荤言秽语。就在那个时候,遇见了你,一个与众不同的男孩子。一身污垢的工作服依旧掩饰不住你耀人的光芒,高大,阳光,帅气 。我想,你就是那种站在人群中,一眼就能让人发现的很英俊漂亮的男孩子。呵呵,说你漂亮,你不会不高兴吧?

我们慢慢的认识了,在工作中,互相帮助,其实大部分都是你在帮我。我一个女孩子,做那么苦,那么重的活,从来不会抱怨什么。也许是我的坚强打动了你,慢慢的你的眼里出现了心疼,尽管你从未说出口,可我能感觉的到,你在为我心疼。

我们的交往逐渐的多了。你总是有事没事的都找我,慢慢的我从旁人的眼光里,读懂了你的心思,你的柔情。

你总是那样的温文儒雅,你皱眉的样子,你笑起来咪成月牙儿的眼睛,逐渐的印在了我心里。

有一天,你对我说,我的眼睛最让你心动。听了你的话,我的心“怦怦”直跳。你是第一个说我长的好看的人。你是我青春的第一份悸动。

我好像喜欢上你了,喜欢和你在一起,喜欢听你说话,喜欢看你做事,沉醉于你的一举一动。

你说学会了一首歌,有机会唱给我听。我冲动的说,你现在唱吧。你难为情的向四处瞅,脸红了。是啊,那是在大街上,怎么好意思呢。

你要离开了,给了我一张你的照片。照片里,你站在山上,手扶着一棵参天大树,那样的潇洒,迷了我的眼。

我骑着刚买的自行车,载着你去了车站,一路上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。汽车慢慢的从远处驶来,我挥着手和你告别,直到汽车驶出很远很远。

大镇要赶集了,我给你打了电话,你说你会来的。那一天,你如约而至。我们逛了很久,看到有照相服务的,我不喜欢照相,你拉着我硬是照了一张。

你我分割两地,我给你写信,写了厚厚的好多张。和你诉说着我每天的心情,诉说着每天的思念,总有说不完的话想向你报告。没有等到你的回信,却等来了你妹妹写给我的信。信中说,她希望我们能够走在一起,她没有姐姐,已经把我看做了自己的亲姐姐。还说,奶奶知道了我的存在,可高兴了,整天摸着你我的照片笑呵呵的。

对不起,那张照片我没能保存好。

有一天,你突然来了,和我说,你要去当兵了。我听了很高兴,说,最崇拜的就是军人了,你一定要好好的,为国争光,为我争光。你笑眯眯的说,当然,一定会好好的,你也要好好的。

去部队后,你寄来了一张明信片。一张大兴安岭的图片,伴着你的祝福,你部队的番号与连队地址。

之后,又寄来一封信。信中说,你守卫着祖国的北大门,虽然辛苦,但心里却很踏实。在凛冽的寒风中站岗,却感觉不到寒冷,因为我住在你的心里,暖暖的。你在灯下写信,一边的战友打趣你,你的心里感到很幸福。我能感觉的到,你当时的脸一定红了。

我们之间没有过牵手,没有过拥抱,没有过亲吻,却仍被对方所思念。

我们的事情被妈妈知道了,极力的反对。妈妈的身体不好,一是不想我将来远走他方,因为我们两家相隔好几百里。二是我有点小,不宜谈对象。我实在无力改变了,不能让妈妈的身体因为我再继续恶化。我会有罪恶感的。

对不起,在亲情与爱情之间,我选择了亲情。

有一件事,你一定不知道吧。我头部,头发的异常,带着假发,仍遮不住额头的那块疤痕。我自卑又胆小,不敢和你说。我好怕你会嫌弃。这一生都不会进理发店享受漂,染,烫,那是我一生的遗憾与痛,好羡慕其他的女人啊。

妈妈的反对让我想起了头部的异常,我浑身无力,提不起笔,给你回信,哪怕只写个只言片语。逃避,逃避,自卑的我选择了逃避。逃避你的消息,逃避有关你的一切。

对不起,伤了你,让你痛了。对不起,负了你,让你失望了。脑海中,你站在寒风中,注视远方,眼神里呈现着痛。这一幕,冲击着我的大脑,让我永远忘不了自己的薄情。

你去部队后的第二年,我做了手术,效果一般。第三年,又做了二次手术,效果还不如第一次的好。曾经想,如果我变好了,就给你打电话,可老天总是和我作对。我不想再做手术了,即使再做,我仍变不成一个完美的女人。

你的电话拨了一遍又一遍,总是无法打出去,因为我没有勇气。

在感情面前,我是一个懦者,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,走不出第一步。

那个电话号码刻进了我骨髓。我的各个网站密码,各个银行卡密码,都摆脱不了它的影子。

不敢奢求你的原谅,只求你尽快忘记这个薄情的女人。

我唯一能说的,只有对不起。

在对的时间,遇见对的人,是一生幸福!在对的时间,遇见错的人,是一场心伤!在错的时间,遇见错的人,是一段荒唐!在错的时间,遇见对的人,是一声叹息!

你我注定是一场心伤。一段永远忘不掉,珍藏着的心伤。

安徽省看癫痫病到哪家医院
杭州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
治疗癫痫的办法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